小说 帝锦中 那个皇帝爱谁

发表时间:2019-08-25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展开全部凌宣他先后爱上的两个女子,她们是姐妹,是把他当作仇人的人。她的初恋是锦渊,最后爱了宝锦。

  锦渊眼睫低垂,宛如黑蝴蝶一般微微颤动,扫了皇帝一眼,徐徐道:“我现在知道你是无辜的——可一切,已经不能挽回了。”“你杀了我无数良臣肱股,你让我受尽世上苦楚——你甚至,毁了我妹妹的一生!”她揭开广袖,其下却不是光洁的皮肤,而是如荆棘一般触目惊心的黑疤,浑身上下,再没有半点完整皮肉。“我们,早已经回不去了……”她黯然低语,漆黑的长发在风中飘扬,仿佛奈何桥边的曼珠沙华,绝美,然而带着死寂的不祥。她默默解下自己的配剑,金铁落地的声音,听得所有人心中一震——“你的新朝气数已尽……你,自行了断吧!”日光从她的肩头投下,风卷起如云的旌旗,如黑云压城一般肃杀,锦渊立于前方,身姿纤瘦,面似冰雪,辉煌神秀中,只剩下绝然的平静。她……大概是连心都死了吧?皇帝出神地望着,恍惚间,好似看到了当年那冰雪般动人的一嗔一笑——“造化弄人至此,我也没什么可说的……“他低喃道,眼中升起奇异的光芒,宛如陨落之日,绚烂耀眼,然而顷刻即灭-“如你所愿……”皇帝咽下胸口返起的血腥味,缓缓的,接过剑。血雾暴起,向天洒成一蓬。随后,一切都归于死寂。宝锦呆呆的看着,简直以为自己是在梦中。直到那嫣红蜿蜒而下,滴落在地。一点,两点,无数……那血色鲜明妖艳,在日光下静静流淌着,朱红的门槛被染得更红,这样的红映入宝锦眼中,却化最为深的梦魇。她脑中一片空白,着了魔似的茫然地上前,却只来得及接住那人无力坠落的身躯——皇帝吃力地睁开眼,眼前的一切,在这一刻逐渐清晰。那样的眉眼,那曾经让自己觉得似曾相识的神韵,6合免费资料大全,却带着迷乱和震惊,泫然欲泣的看向自己。他伸出手,眼前的脸庞越加鲜明,再不似任何人,只是那心心念念的一个——“宝锦……”他喃喃的喊出她的名字。有一滴滚烫的泪水滴落在他脸上,那个总是倔犟蹙眉,楚楚动人的少女,在这一刻终于握紧了他的手。她的衣衫褴褛,甚至带着干涸的血痕,可那含着泪的笑靥,在他眼中,却是无比明亮绝美。“你别哭……”他的手伸出,仿佛想抹去她眼中的泪,伸到一半,却只觉得全身轻飘飘的,眼前的一切,逐渐模糊黑暗。他仿佛看见黑暗与鬼魅的藤蔓飞速抽枝生叶,从黄泉里向自己攀附上来。全身都没有了力气,变成了半透明的云絮。厉痛又开始在麻木的胸口肆虐,时间带给了他最后回光返照的清醒,他微笑着,已经失去焦距的眼,深深看入宝锦眼中。宝锦怔怔地望着——那样清朗飘逸,仿若神仙中人,却偏偏带着温柔的暖意和爱怜,就好似,初见那晚的青衫男子,那晚缠绵入骨的笛音。那时的月色,如今想来,仍觉得恍如一梦……宝锦紧紧抓住他的手,下一瞬,他的头无力地歪去,那嘴角,却是含着笑的。

  云时俯下身,静静端详着自己曾经的义兄。“大哥……”他低喊道,眼中隐隐有泪。“是我错怪了你,对不住……”众目睽睽之下,云时双膝跪地,郑重大礼以对,他想起两人先前渐行渐远,嫌隙越深,只觉得悲从中来——一场结义,到头来,竟是这等收场!那些彼此猜忌,在此刻想来,烟消云散,最不能介怀的父亲之死,也终于证明与义兄无关,他此刻空对故人,只有满心里纯粹的悲痛。他扶起宝锦,两人相对无言,眼睁睁望着地上已经僵冷的躯体,交握着的手都在颤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