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户屋顶一根竹子卖成百上千?文玩达人郭德纲

发表时间:2019-08-11

  《大叔小馆》收官了,在7月5日播出的那一期中,郭老师和郭麒麟在老乡家里采购腊排骨、腊肠正不亦乐乎的时候,抬头看了一眼老乡家的屋顶,说了一句话“保护好你的屋顶,你这屋顶在文玩人眼里值大几万呢”。

  原来老乡家的屋顶是用竹子搭建的,经过各种肉食经年累月的“熏陶”,竹子表面生成了一层黑褐色,看起来就和煤块一般无二,实在谈不上美观,但是它们却有个好听的名字——“煤竹”。郭老师说还有人专门走村串户收这个,拿回去经过能工巧匠的妙手雕刻成工艺品来卖,价钱不便宜呢。

  跟着郭老师涨知识了有没有,郭老师口中的煤竹着实有点吸引我,我也很好奇它是怎么从一块黑黑的东西,变成美观的艺术品的。于是我开始搜集有关它的资料,今日写出来和大家交流交流。

  宁可食无肉,不可居无竹。无肉使人瘦,无竹令人俗。在苏轼心中,竹有秀逸俊雅之灵,但竹子也更接地气。

  西南百姓就地取材,常以竹为材修建屋盖,时至今日仍有不少人家中保留了这一传统。他们居住其中,搭建炉灶,用柴火煮食,而炉灶之上又用竹竿倒挂腌肉熏制。炉烟袅袅,不仅熏出了家常美味,也熏染出了不生虫蛀的竹材。竹材经过长年累月的烟雾缭绕的侵蚀,颜色逐渐变成紫铜色、红褐色、黑红色等等,总之饱食人间烟火的竹子,透着生活的阅历,泛着温润的光泽。这便是老煤竹的来历。

  历时100-200年形成的老煤竹,自然与新伐的青竹有着天壤之别,本身就是岁月的故事,自然而然的烟熏火燎,流淌着岁月的痕迹,绝非现代加工或做旧能得来的,自然备受文人珍惜。只是如今西南竹屋日渐凋零,百年老煤竹早已不可多得,而保存完好的全竹也是价值不菲。怪不得在节目中郭老师笑称老乡家的屋顶能值一个村子呢。这话虽有些夸张,但也再次证明了老煤竹的日趋稀有。

  老乡在听到郭老师如此介绍煤竹价值时,并未显露出发现宝藏的喜悦,而是憨憨的十分平静的说“对于你们是值钱货,对于我们来说不过是很普通的东西”。

  是的,漫山遍野的竹子本是稀松平常见惯的,在老乡眼中不过是就地取材,日子久了成了家中长物,待到修缮时可能会被新竹替代,最终再成为柴火用来烧饭,完成它的使命。这对于生于斯长于斯的普通百姓来说,这是竹子对他们最好的馈赠。

  而经过能人巧匠的雕饰,它们或被制成茶具,或被雕成玩件。去掉旧妆换新颜,蜕变出新的生机,成为爱好者的钟情之物。也算是煤竹的另一种活法了吧。

  但,无论是前者的家常之物,还是后者的钟情之物,都是竹子给予人们的馈赠,并无分别,不可比较。不过却不妨碍我们欣赏一下改装换面后的煤竹是什么样子。

  由于地域气候不同,竹子的大小、纹理也不一,作为建筑材料的它们或多或少都会有不同程度的划痕或残缺,却也让每一个煤竹都独一无二,不可复制。

  煤竹最美的地方应该就是它表层的颜色了,浓淡不一的褐色光泽,正是那几十年的烟熏火燎家常生活所赐予的魅力。

  民国赵汝珍在《古玩指南·竹刻》中这样概括到:“竹刻者,刻竹也。其作品与书画同,不过以刀代笔,以竹为纸耳。”言简意赅,却颇为精妙。

  在搜索素材的时候发现,2017年时有一档纪录节目叫《大匠光临》,第一集说的便是煤竹。片子采访了一个广西地区的煤竹制作者,他觉得煤竹雕刻最难的一点就是没有办法去选材,只能是有什么材料用什么材料,有些残缺得比较严重的便只能放弃。所以煤竹雕刻和一般的竹刻最大的不同在于,要想方设法掩盖伤残,把美的留下来。

  传统的竹刻技艺“去皮留青”已经不能满足煤竹的雕刻,那些残破的地方可以透雕,设计画面将残缺的部位掩盖,有一些地方可以运用圆雕、阴刻、镂雕、高浮雕的手法,使它更加丰富完美

  其实作为一种正式的作品,竹雕在西周时已经形成。西周君臣朝会时手中所持的芴,有的就是竹片制成的,与芴几乎同时出现的还有竹简。竹器的形象雕刻工艺始于唐代,其中最有名的是刻有人物花鸟纹的竹制尺八。尺八是一种竖吹的管乐器,现存日本国正仓院。

  除此之外,竹扇、竹制笔杆、竹制枪杆、竹篮、竹席、竹盒等等,也应有尽有。据北宋郭若虚《图画见闻志》记载,唐时德州刺史王倚家有一支毛笔,竹制的笔管“稍粗于常用笔管,两头各出半寸,中间刻军行一辅,人马毛发、亭台云水,无不精绝。”

  老煤竹不仅被我们视为珍爱之物,日本人也同样对它十分钟情,也有不少竹艺匠人。

  据说能制成钢笔的煤竹直径需严格控制在12mm-14mm之间,要求极高,且煤竹的色泽、圆度也有相应的标准。通常一大摞煤竹经过筛选后,挑出来能用的部分仅占30%,少之又少。

  取煤竹水浸、慢火烤出曲线,削磨“勺”部使其韧、薄、滑;又以龟甲黑柿紫檀塑柄、今晚开奖结果,鞘随意之形。

  煤竹的浓淡褐色,再加上或雅或趣的长扇柄翼,技艺与“娱心”赋予日常道具于艺术美感。

  大分县别府竹艺师渡边竹清,制竹一生,“网代编”技法名匠。其煤竹编物,顺“自然的意匠”,削割编组,为竹得尽其用,下个百年。

  每一根老煤竹,都记录着上一位主人生活中的每一餐,每一饭。而将煤竹制成新器物流转,不过是将日子中活出的竹,又送回到生活中去。